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阴阳少司 > 第三十三章 泣血凝泪

第三十三章 泣血凝泪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江湖之上暗流涌动,秦政权正处在飘摇之中,如平静的湖面下深藏汹涌的暗流一般,随时准备爆发。

    各方势力还在不断地做着各种小动作,只待起义军与秦军的交战爆发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钟图已然在老人家养了近一个月的伤,伤势已经基本痊愈。

    清晨,旭日东升,点点的光芒自天边泛起。晶莹的露珠坠在青青的草叶尖端,猛然落下,摔碎在地上折射出万道金光。

    “呼~”一阵劲风鼓荡,钟图慢慢停下不灭金身心法,肌肤上点点的金色开始隐褪。

    悠悠睁开眼睛,天目收敛,一缕精光乍现,随即一闪而逝,隐没在黑色瞳孔的最深处……

    钟图站起身来,猛然一握拳,轰然出击,“呼~”拳风呼啸,带起一阵沙石。

    钟图满意地点点头,只是肉体的力量已经这样,如果动用了真气加持,不知是否可以裂石摧金。

    不过修炼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还需要多加努力。钟图看着天边那一抹霞光,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多么高深的武功境界划分,从低到高大致可分为三流高手、二流高手、一流高手、超一流高手、绝世高手这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钟图揣摩揣摩,觉得自己的修炼档次应该可以算是个三流高手的高端,但是想到这里,觉得自己还是太弱,真正的高手,不说超一流,只是一流高手巅峰,就可以在数千乱军中取敌将首级。真正的绝世高手,根本不可想象,据说可有死骨生白肉的神能,那其战力,想想便令人战栗。

    其实钟图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修炼档次,他刚踏入修炼界不久,也就个入门水平,顶多算个三流高手的中等。但是他身负异术,虽然修炼档次低,但是其战力却不可用修炼档次来估量。

    就在钟图思忖着自己的境界的时候,突然感觉身后有股诡异的气息一动一动地接近。

    “谁?”钟图大惊,回身一袖,气势汹汹,一股劲气以他为中心猛然散发。

    “哎呦~”一个俏丽的身影一下子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骄阳初升,清新的空气,一个俏丽的身影半坐在青青草地上,灵动的大眼睛,因为吃亏而扭扭的嘴角都在尽情地展示着青春的活力,仿佛带动着每一粒空气都在活泼的跳动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人好不讲理,养好了伤就把人家摔在地上。”俏丽的身影站起来,一副“凶神恶煞”的样子看着钟图。

    钟图苦笑,无奈道:“是你偷袭我不成,反被制服在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本姑娘才不会跟你个姓登的一番见识呢。”俏丽少女,也就是老人的小孙女雨璇,一扬白皙的小脸蛋,很是不屑道。

    钟图无语,不再理会,这一个月来他已经跟老人和雨璇解释过了他的身世。他说自己叫英布,以前是一名富家子弟,遭人追杀,被打落河中。虽说“英布”是他的一个化名,可是这少女还是喊他“姓登的”,让他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喂,姓登的,姓登的。”见钟图不理自己,雨璇很是不快,向着钟图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钟图淡淡地回了一句。依旧在默默地思忖着以后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你的功夫是从哪儿学来的?教我好不好?”小姑娘小手向后一背,微微向前一探身,小脸贴近钟图,直直地看着钟图,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闪着星光,问道。

    “祖传的,不外传。”钟图面色严肃,冷漠地拒绝。随即感觉雨璇离着他有点近,阳光活泼的少女身上独有的那一种青春气息让他感觉有点炽热,微微退后一步,转过头去,定了定神,看着远处的景色,继续在心里想着如何去投军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姑娘仿佛一点也没有注意,微微一嘟粉嫩的小嘴,眨着一双大眼睛,不愿意道:“什么嘛,人家救了你的命,你居然连这点儿事都不愿意帮。”

    钟图头有点大,不是他不愿意教,而是他不会教。先说大预言术,这个秘术,他当初怎么学会的他自己都不知道,而天眼通更是如此。至于佛门不灭金身,这么阳刚的功法让他去教一个女孩子?对敌的时候,让一个女孩子去跟敌人硬碰硬,拼肉体强度吗,显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忽然,钟图脑中灵光一闪,转过头来道:“我可以教你,但是你没有真气作为基础,教了功夫你也用不了,就先教你练气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姑娘迎着朝阳,一身白衣俏立于此,却有点狐疑地看着钟图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着我干嘛,现在我就是你师傅了。”钟图第一次说话这么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现在我要怎么做?”小姑娘很天真地看着他,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期待跟信心。

    看着她单纯活泼的样子,钟图深吸一口清新的朝阳气息,第一次感觉心底的压抑少了许多,微微一笑,道:“现在我们要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雨璇点点头,随即很可爱地问道:“那是不是吃完饭就可以教我武功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算是吧。”钟图一边向着小山下走,一边头也不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叫算是啊。”小姑娘气得一跺脚,娇嗔道,随即看着钟图走远了,这才不顾形象的小跑跟上去。

    钟图晨练的小山距离村庄不远,走路也只有不到百丈的脚程,更不要说直线距离了。这几天钟图的骨伤也快好了,钟图就打算着离开,寻找机会提升自己,顺便参军,以求能拥有自己的一点势力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