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闲妻不好惹 > 第456章 大结局

第456章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ps【撒花感谢热恋和may妹妹两位妹纸的平安符打赏支持,群么么哒,媚儿爱你们哟!大结局了,媚儿感谢亲们的一路相随,谢谢!!】
  
      院子里被灯光照亮,晓娴白皙的脸上此时已是泪水涟涟,眸子里的神色复杂。喜欢网就上www.lwxs。org
  
      有不信,有开心,有生气,有怨恨,有惊讶……
  
      文悔看着晓娴,心里五味杂阵,不知该如何面对,一时半会儿愣在那儿,没有说话。
  
      臭小子,都这时候了,还在犹豫,难道真想一辈子像老头子一样孤单啊!吴老先生看得火大,一脚踹过去,将他踹到晓娴的身边。
  
      “康宜文,你是懦夫,为什么不敢承认。”晓娴见他到了现在,还想隐瞒自己,实在是忍无可忍了,哭着骂道。
  
      “晓娴,对不起!”文悔张开有力的双臂,一把紧紧搂住晓娴,终于开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下巴抵在她的头发上,不停的摇头说道,“对不起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让你伤心的,对不起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的泪水也夺眶而出,顺着两颊向下流淌着,打湿了晓娴的头发。
  
      “康宜文,你混蛋,你不是人,你骗我了这样久,你滚啊,你滚,你滚……”以前只是怀疑,如今得到了他的亲口承认,晓娴这些日子建立起来的坚强一下子轰然倒塌,毫无顾忌的大声哭了出来,一边哭,一边推打着康宜文,尽情的宣泄着心中的委屈与失而复得的惊喜。
  
      有谁知道,这半年多的时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,夜夜沉浸在痛苦和思念之中,还有着浓浓的内疚。一直在想着,要是有机会重回过去,她一定不会放弃康宜文,一定会与他并肩站在一起面对一切困难,不会再让他一人去承担压力。
  
      谁知道他竟然如此可恶,明明还活着好好的,明明天天看见自己,却装做陌生人一样,让自己像个傻子白痴一样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,你就是一个混蛋,一个超给大混蛋啊!
  
      康宜文承受着晓娴的捶打,不但没有松开,反而搂得更紧,已经失去过一次,这一次一定要搂得紧紧的,不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,不再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,她是属于我的,永远都是,谁也不能再将她从我身边推开,不管是谁都不行。
  
      “晓娴,你说得对,我就是混蛋,我该打。晓娴,我爱你,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。你不许不理我,你不许再说那些伤我心的话,我从始至终没有喜欢过除你之外其他的女人,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人,我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,是怕你会嫌弃讨厌我,我怕失去你啊。晓娴,晓娴……”康宜文哭着表白自己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样做,我会更讨厌你啊,康宜文,大骗子,康宜文是混蛋,康宜文,我恨你。”晓娴既恨又喜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秋叶等人则个个嘴巴张得大大的能塞进鸡蛋了,这是神马情况,掌柜的什么时候和文大哥好上了,她们怎么不知道,而且看他们的样子,好像还是早就认识的,这是怎么回事?
  
      吴老先生,也就是舅公啦,眼里也泪花闪烁,傻小子,终于承认了,抹了抹眼角,然后看向秋叶等人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然后带着她们几人将地上六个男人给捆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晓娴和康宜文俩人则旁若无人的搂在一起,晓娴更是一会儿哭一会儿打康宜文,心中的委屈发泄之后,自然就是惊喜。
  
      突然之间觉得十分都不重要了,只要康宜文还活得好好的,就比什么都强。
  
      “晓娴,我再也不会这样了,我会好好的保护你,为了你,我会好好的活下去。我再也不会离开你,你就算打我骂我,我也不会离开的。”康宜文也眼睛也哭肿了,这些日子晓娴痛苦,他何尝不一样倍受煎熬。
  
      面对心爱的女人,却假装不认识,看着她开心,不能陪她一起乐;看她受委屈,不能上前去安慰;看她累了,不能让她靠进自己温暖的怀中,不能替她遮风挡雨;看她有难题,不能上前去替她解忧;
  
      而自己遇上开心或痛苦的事儿,同样无人与自己分享和承受,只能一人默默的悲或喜。
  
      其实谁知道,每次见到晓娴,他都有将她搂进怀里狠狠亲热的冲动!
  
  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两人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,舅公走了过来,清了清嗓子,带着笑意道,“咳,要亲热的话等将正事儿处理完,你们俩人再进房间亲热啊,别让我老头子看着眼红啊,还有许多女娃儿们瞧着呢,哈哈!”
  
      晓娴脸顿得涨得通红,忙推开康宜文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抹了抹脸上的泪水,对舅公道,“舅公,您就别笑话了,看晓娴都害羞了。”
  
      晓娴也将脸上的泪水擦干,一双漂亮的眸子肿得像桃子一样,但眼角眉梢却带着温暖的笑意。
  
      秋叶等人涌了过来,笑嘻嘻的问道,“掌柜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  
      晓娴笑了下,指着康宜文介绍道,“这是康宜文,是我的前夫。”
  
      秋叶她们都知道晓娴是和离的,不过并不知道她前夫的名字,更不知道之前还有假死一事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,前夫!众人咀嚼着这几个字,眉头均拧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其实她们平日里见苏简然常来,还在想着晓娴会嫁给苏简然呢,谁知道现在莫名冒出了前夫来,这……这苏世子怎么办啊?
  
      康宜文则十分不满这个前夫的称谓,对秋叶她们说道,“你们掌柜说得不对,我不是她前夫,我就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,我们之前发生了一些小误会,如今误会解开,我们俩人重新在一起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紧紧握着晓娴的手,宣誓着主权,同时将脸上粘着的假胡子给撕了下来,顿时变得比以前帅气多了,只是脸上还有些东西需要用药水洗去。
  
      而秋叶则看着康宜文,试探着问晓娴道,“掌柜的,我记得去年的新科榜眼也叫康宜文,难道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没错,就是他。”晓娴点头承认了。
  
      “哇,好厉害哟。”秋叶等人对康宜文的好感度一下子就二十冲到了百分百。
  
      “掌柜的,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东家他为什么会侨装成一个医馆的小伙计啊,您是怎么认出他来的,你们之间还有什么故事吗?”春风忙八卦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确实,晓娴与就宜文之间的故事太过曲折,还带着一些传奇色彩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东家虽然与掌柜两人因误会而分开,但东家他担心掌柜的安危,于是千里追爱来到京城,隐姓埋名,开了一家医馆在掌柜的隔壁,默默的守护着掌柜,在她遇到危险时立马冲了出来,于是,两人又破镜重圆了。
  
      哦,太感人了,比那些话文里的爱情故事还要感人啊!”秋叶鬼精灵的说道,并夸张的做着一副捧心状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。”众人都开心的笑了。
  
      晓娴和康宜文俩人相视,也笑了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们这些丫头们啊,像那麻雀一样,叽叽喳喳的吵着老头子头晕。你们要是想知道他们俩人的事情啊,等老头子心情好时讲给你们听啊。”舅公嗔骂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啊好啊,什么时候讲。”秋叶她们立马兴奋的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先将正事处理好。”舅公指了指院子里那被捆得像棕子一样的几人说道。
  
      看着那六个男人,晓娴的脸色沉了下来,对康宜文低声道,“这几人有可能是方迎雪派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又是她,真是屡教不改,这次若真是她,她下半辈子有好日子过了。”康宜文的脸色也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秋叶她们端来了椅子,让舅公和晓娴夫妇三人坐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深更半夜的跑来这儿做什么?”舅公问道。
  
      那六个男人个个痛得泪流满面,面色苍白,不过,面对舅公的问题,并不想回答,想装死混过去。
  
      舅公冷哼一声,对付这几个毛头小子,他还真不想费心思的,依次扫过六个有人的面,最后落在一个尖嘴猴腮男子的脸上。
  
      “你小子都得了花柳病,不去医治,反而还四处晃悠不做好事,命不久矣啊!”舅公面色一沉,然后看向秋叶她们几人问道,“你们刚刚有没有被他伤着?”
  
      “没!”秋叶她们忙摇头,并下意识的向后面退了退,想离这个男子远一点儿。
  
      这尖脸男子脸色大变,叫道,“你别胡说,我好好的怎会有病?”这尖脸男子分明就是那范剑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不停就算了。”舅公并不与他争辨,只是仰天大笑了一声,然后正色道,“你们到底说不说为何深更半夜来此。”
  
      底下又是一阵沉默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起身站了起来,对舅公道,“舅公,这些人看样子若头吃得还不够,我来。”
  
      舅公轻轻颔首,然后走到另一个男子跟前,将他身上的绳子给解开,问道,“你说还是不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进错了院子。”这男子胡扯道。
  
      “咯嚓”一声响,康宜文将男子的左胳膊的骨头给卸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啊啊!”男子痛得尖声叫起来,呲牙咧嘴,十分痛苦。
  
      “说还是不说。”康宜文定定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我说。”这男子忙点头,他不能为了其他人害了自己。
  
      “成,要是有半句假话,我让你两只手都废了。”康宜文淡淡的说道,然后将男子的骨头能接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男人揉了揉胳膊,喘着粗气说道,“我们是范剑喊来的,他说这院子里有许多女人,说我们可以随意玩耍,特别是有一个叫……有一个叫沈晓娴的得罪了他的未婚妻,我们要将她狠狠的折磨,最后将她折磨死最好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晓娴时,他的声音明显弱了下去,方才他也听出来了,知道了晓娴是谁,也知道了她与康宜文的关系,很担心这句话说出来后,康宜文会直接劈了他。
  
      “谁叫范剑?”康宜文逼视着问道,他在强忍着怒气。
  
      “他。”被卸胳膊的男子指了指方才尖脸猴腮的男子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看向范剑,脸色阴沉如墨,冷冷道,“你有什么话要说的?”他一边问一边活动着双手,随时准备卸范剑胳膊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见这儿的姑娘多,就起了歪心思,与我未婚妻无关。”范剑犹豫的了下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是嘛,那你怎么知道这儿住的人叫沈晓娴,她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你为什么要置她于死地。你的未婚妻是谁,她与沈掌柜有何冤仇?你要是老实说出实情的话,也许明日在府尹大人面前,我会替你们一众人等说上一两句好话,不然,后果是什么,你们心中有数。”康宜文沉声说道。
  
      范剑垂了头,在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看向其他人,冷冷道,“如果范剑不说,那你们都会跟在后面受同样罪。”他一边说一边轻巧的将范剑两只胳膊都给卸了。
  
  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”范剑顿时像杀猪一样嚎叫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听他说过,好像叫什么方迎雪,不过,他们俩人还未定亲的。”其中有一个男子,看见康宜文视线扫过来时,忙不迭的了应了,他可不想遭这份罪。
  
      果然是方迎雪!
  
      晓娴眸子一寒,看着眼前的阵容,哼,方迎雪,你还真是看得起我啊,一下子来了六个。她起身站起来,对康宜文说道,“宜文,咱们别管他们,明儿送去衙门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康宜文温柔的看着她笑着应了。
  
      看看天色,经过一番折腾,时辰也不早了,秋叶等人从之前的紧张变成了兴奋,都毫无睡意,晓娴和康宜文俩人自然也无睡意,舅公精神矍铄,神彩奕奕。
  
      趁着还有功夫,康宜文和舅公两人去将脸上易容的药粉给洗去,恢复原先的容貌。
  
      “晓娴见过舅公。”看着舅公亲切慈祥的面容,晓娴眼眶禁不住又一红,忙上前行了礼,她十分清楚,若无舅公在,康宜文定不能活下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傻孩子,起来。”舅公忙伸手虚扶了晓娴,也是百感交集道,“晓娴,宜文这心里是真的是有你啊,往后你们俩人可要好好的过日子,夫妻齐心,合力断金,相信没有过不去的槛儿。再说了,若真有过不去的槛儿,这不还有舅公在嘛,知道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晓娴知道了。”晓娴忙应了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从舅公的身后走去,也郑重的向舅公行了礼,感触道,“舅公,这段日子若无您的陪伴,我可能早就崩溃得活不下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就是该打,得了,别跟老头子我说这些虚的,往后和晓娴好好过日子,赶紧生个大胖小子出来,让我做上曾祖,我就满意啦,哈哈!”舅公佯拍了下康宜文的脑袋,然后笑着说道,笑意直达眼底。
  
      他是真的特别喜欢康宜文,他一生未婚,无儿无女,在心里,早就将康宜文当做了自己家的孙子一样来待,
  
      听到生胖小子这话,晓娴情不自禁红了耳朵,秋叶等人则掩嘴在笑,脸上的表情**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则甜蜜蜜的看向晓娴说道,“晓娴,舅公说得正是我所想的,你怎么看?”
  
      晓娴瞪了一眼康宜文,这人怎么现在脸皮变得这般厚了,自己可还没说要和他复合呢,啐道,“呸,胡说什么呢。”
  
      然后她看向秋叶,转移话题吩咐道,“秋叶,等天亮后,你和春风两人一起去下准安府,告诉苏世子我们这儿的事,请苏世子来帮下忙。”
  
      “知道了,掌柜,您去休息一会儿吧。”秋叶和春风笑着应了,然后挤眉弄眼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累,你们先去休息一会儿吧,这几人我们来看着。”晓娴笑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也不累。”秋叶应道。
  
      见大家都一脸兴奋的样子,晓娴也没强求,和舅公、康宜文三人进了屋子,问了康宜文当时是如何死而复生的。
  
      晓娴听着吓出了一身冷汗,这事还真悬,幸好他的心天生是偏的,不然可就真的……
  
      “那这样说来,家里人都以为你没了?”晓娴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除了爹,其他人都不知道。”康宜文轻叹一口气,当时他真是心如死灰,生如可恋,本来是想着与舅公一起做个游方僧人的。
  
      可他放不下晓娴,等伤好了之后,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来京城找她,他原本以为晓娴会和苏简然成亲了,他只是想着远远看晓娴幸福就行了。没想到,晓娴竟然一直与苏简然以朋友的关系相处着,这让他看到了希望,同时上次晓娴在医馆说得那番话,对他触动也特别大,心底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。
  
      看着康宜文明显消瘦的脸庞,晓娴心里又揪着痛,知道这些日子他过得并不轻松,心中之前对她的恼意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心疼。
  
      同时更多的当然是喜悦,感谢上天又给了自己重见康宜文的机会,真好!
  
      “晓娴,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吗?”康宜文看着晓娴,再次确认,她让他好没有安全感,好担心等一会儿她又从自己的眼前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晓娴郑重的点点头,她早就想清楚了,在自己心中,康宜文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,同时也是最适合自己的。
  
      经历过康宜文死亡事件之后,晓娴忽然之间觉得秦氏是浮云,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忙看向舅公道,“舅公,您给我们做个见证啊,若晓娴要是反悔的话,您可要帮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傻小子,我相信只要你一心一意待晓娴,她不会反悔的。”舅公正色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的,舅公说得没错,只要你一心一意待我一天,我就会待在你身边一天。若有一天,你觉得我不合适你了,我就会离开。”晓娴微笑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康宜文拭了下眼角,这些日子的等待是值得的。
  
      屋子里暖融融的,温馨而又幸福的气息在流转着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清晨,苏简然和苏母匆匆赶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苏母不放心晓娴,非要跟着苏简然一起过来看看。
  
      “苏夫人,苏世子。”康宜文见到苏简然母子,让动上前打了招呼。
  
      看着康宜文,苏简然呆了半天没有回神,想着自己是不是眼花。
  
      苏母则惊讶的看着康宜文问晓娴,“这位公子是?”
  
      晓娴抿嘴轻笑道,“伯母,这是康宜文,也是我曾经的前夫。”
  
      “苏夫人,如今我不是晓娴前夫了,我们俩人要复合继续在一起了。”康宜文忙解释,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大喜事。
  
      有人喜自然就有人忧,苏简然就是其中之一,一脸黯然的站在那儿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  
      苏母听到这消息,十分讶异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简然,明白他此时的心情。不过,她自己倒微微松口气,如此倒是最好。
  
      “晓娴,伯母恭喜你,看着你们幸福就好。”苏母真诚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多谢伯母吉言,我们一定会的。”晓娴眯眸笑着应了。
  
      苏简然终于缓过神来,看着晓娴脸上绽放的笑容,知道她是真的开心,心里虽然酸涩难忍,但还是真心祝福着,“晓娴,宜文,你们幸福就好。宜文,你往后一定要善待晓娴,不然,我不会饶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,不用你说,我也会的。”康宜文郑重的承诺着。
  
      “嗯,那就好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,什么时候来得京城?”苏简然问道,幸好之前有晓娴的提醒,加上后来派人去查康宜文的死因时也有诸多的疑点,还没来得及和晓娴说,康宜文就已经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了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