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> 56梦回古代 全文终

56梦回古代 全文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56章非颜撇撇嘴,脸上露了一抹微红,她小声的抗议:“我听别人说求婚可是有戒指有鲜花的,你什么也没有,算什么求婚?”
  
  阎赫掐着她的脖子,手微微一紧,目光紧眯:“你不愿意?”
  
  握着她脖子的手一紧,那架式明显就是:不嫁?行,那就去死!
  
  “这哪里是求婚?简直就是逼婚!”
  
  阎赫不耐烦的看着她:“你就说吧,你嫁不嫁?”
  
  “我不嫁会怎么样?”非颜小心的看着他,嘿嘿wwδw.『kge『ge.la
  
  阎赫的目光一凝,他的手一紧,直接下了狠手。
  
  非颜手中银针刺入他的手腕,同时后退,她拍了拍胸口:“呼,你真下死手?”
  
  阎赫冷冷一笑:“你没有选择!”
  
  非颜则是双眼一转,好像想到了什么,她坐在栏杆那里翘起二郎腿,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:“可以啊,超过今晚十二点之后我就不嫁了,婚礼太寒碜我也不嫁了,你自已看着办!”
  
  说完,她的身体后退,阎赫连忙上前,看到她像一只燕子在军舰上面来回的飞舞着,那模样真的十分可爱。
  
  阎赫无奈的看着她的模样,立马拿着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瞬间,海陆空三军出动!
  
  南门杰与海盗勾结一事被李维抓住了把柄,而语真族灭族之后南门杰失去了依靠,方琰被赢仪直接带走从此下落不明,不知道是被赢仪处理了还是关起来了,反正方琰是下落不明了。
  
  明知道是南门杰的儿子却一直培养,估计这盘棋很早之前就开始下了。
  
  赢仪一开始就是李维的盟友,为了针对南门杰也是费了不少的心力,自然在政斗上面不会轻易的放过敌人。
  
  非颜坐在房间之中,张雪坐在她的身边替她挑选着阎赫派人送过来的婚礼,可是非颜看过之后却不有什么兴趣,她想要的不是白色的婚纱。
  
  她坐在那里拒绝试穿,阎赫听到消息好像想到了什么,再次打电话让李维给他准备凤冠等中式礼服,而李维因为非颜的事情差点让阎赫身死而一直有着愧疚,听到他的请求时自然是全力赴约。
  
  还派空军将宾客与一切的用品送了过去。
  
  徇私到了这种地步,也可以看出他对阎赫的看重。
  
  直到非颜坐在那里不发一语生着闷气的进候,一套十分精美的改良中式婚纱被阎赫亲自拿了过来,他看着房中鼓着脸的非颜,“这套,喜欢么?”
  
  这赤红的丝绸婚妙,改良过的,不是纯正统的古代嫁装,款式偏近现代的婚纱,可是花样与图案却与古代嫁妆一模一样,脱离的沉重感,多了一分轻柔。
  
  非颜看到之后她的双眼一亮。
  
  倒不是那些西式的婚妙不好看,在她那里,每个新嫁娘的嫁衣都是独一无二的,她才不要那些可以买到的嫁衣,这临时制作出来的才是她想要的。
  
  独一无二的!
  
  她接了过去,这时,公仪雪从外面走了进来……
  
  她的目光之中露出一抹笑容,“小颜,我帮你吧!”
  
  看到公仪雪走了过来,非颜惊讶,“小姨怎么在这?”
  
  “我听说你的成亲了,所以来看看,而且这里你的亲人很少,我怎么也算你娘家人,自然要来祝福你!”公仪雪走到了非颜的面前,伸手拨弄着她的长发,目光这中全是柔意。
  
  “小颜要出嫁了,规矩一点也不能少!”公仪雪拿着梳子,看了阎赫一眼。
  
  随着,替非颜梳了起来。
  
  一梳梳到头,富贵不用愁;
  
  二梳梳到头,无病又无忧;
  
  三梳梳到头,多子又多寿;
  
  再梳梳到尾,举案又齐眉;
  
  二梳梳到尾,比翼共双飞;
  
  三梳梳到尾,永结同心佩。
  
  有头有尾,富富贵贵。
  
  公仪雪每梳一次都会唱一次,她没有出嫁,没有人替她梳过,可是想到了小颜她也独身一人,好不容易出嫁,怎么也不能留下跟自已一样的遗憾。
  
  非颜静静的看着镜子里的公仪雪,她莫名的有些伤感。
  
  好像就是每个出嫁新娘出嫁之前的心情一般,莫名有些激动……
  
  给非颜把头发都盘了起来,公仪雪轻轻的将步摇等插在好的头上,将嫁衣递到了她的面前,“走,去试试!~”
  
  非颜走到了换衣间很快的就走了出来,公仪雪见状,双眼之中露出一抹惊艳的表情。
  
  “好美……”
  
  真的好美,顺滑的丝绸长裙就像流水一样,随着轻轻的晃动,裙上绣着九凤朝鸣,虽不是手工绣而是电脑绣的,可是却也十分的精美。
  
  拖地的长裙轻轻的晃动着,非颜伸手提着裙子,目光之中露出地甜密的笑容。
  
  “好漂亮,小颜,超级漂亮的!”张雪拿着化妆工具看着非颜一身赤红长裙的模样,她露了十分惊艳的表情。
  
  非颜提着裙摆坐到了镜子前,张容连忙走了过来,“嘿嘿,放心的交给我吧,我一定会化出一个配得上这嫁衣的妆容!”
  
  “嗯!”
  
  这场婚礼的时间很紧,可是对于阎赫来说却不是难事,他指挥着大量的人马为他卖命,在凌晨十二点前硬生生的将一切都准备好了。
  
  非颜看着时间,凌晨十二点成亲。
  
  这简直就是娶鬼新娘!
  
  可是,却也十分恰当,不是吗?
  
  她美丽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,张雪常常被她的笑容晃花眼。
  
  连忙拿起一边的长头纱盖到她的头上……
  
  “时间到了!”
  
  公仪雪上前伸手,轻轻的扶着非颜,慢慢的,朝着拜堂的地方而去……
  
  在大型会议厅那里,士兵早就坐得整整齐齐的,在这个中式的成亲礼堂里面,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十分惊喜的表情。
  
  他们的老大终于要结婚了。
  
  “新娘到!”
  
  原来有些焦急不安的阎赫听到了声音立马回头,门口那里,他心心念的人儿一身大红嫁衣如九天神凰,慢慢的朝着他走过来。
  
  一步一步,就好像九天神凰降临人间……
  
  阎赫大步的走了过去,他的目光之中有些激动,公仪雪一把掉他伸过来的手,将非颜手中的绸花一头交到了他的手上,“非颜是我的侄女,我把她交给你了,你要好好对待她,知道吗?”
  
  “放心!”阎赫一本正经的点头,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头纱之下那隐约可见的绝美容颜。
  
  牵着红绸走到了堂前,那里空无一物,只有两个写着名字的名牌摆在那里:楚容珍,非墨~
  
  司仪高唱:一拜天地!
  
  两人微微弯腰,拜!
  
  二拜高堂!~
  
  高堂所在的地方只有楚容珍与非墨的名牌,非颜见状,她的目光向了公仪雪那里,微微一笑:“小姨,赢叔叔,你们是我的长辈,也是高堂!”
  
  公仪雪与赢仪两人都露出一抹淡淡的惊讶,然后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,没有推辞,而是主动的坐到了主位上。
  
  司仪微微一笑:二拜高堂!
  
  两人对着公仪雪与赢仪微微弯腰一拜,两人脸下的笑容都十分的分明。
  
  眼中带着祝福的神色。
  
  司仪接着唱:夫妻对拜!
  
  面对面相视,两人都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,弯腰,目光认真不带半分的玩笑。
  
  这是他们的婚礼,是他们的仪式,是约定一起相爱的见证!
  
  司仪:送入洞房!
  
  宾客们见状一个个用力的鼓掌,特别是张雪跟钱多多开始起哄:“掀盖头,掀盖头,掀盖头……”
  
  随着两人开闹,士兵们一个个也齐声的附和着,气氛十分的放松。
  
  阎赫不喜的皱眉,掀盖头是他一个人的事情,跟这些混小子有什么关系?
  
  不爽,格外的不爽!
  
  非颜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,示意他不要太过生气,这本就是闹洞房的一个环节,总比人家去洞房闹比较好啊!
  
  阎赫冷冷的目光扫过起哄的所有人,所有人的脖子一缩,嘶……惹毛了将军?
  
  真小气!
  
  敢怒不敢言!
  
  阎赫还是伸手掀开了非颜的头纱,她完全古代美人的模样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,四周顿时鸦雀无声。
  
  他们一直听说过几个成语:倾国倾城,举世无双~!
  
  直到此时亲眼看到了眼前非颜时,他们才深刻的明白这两个成语的意思。
  
  美,真的很美。
  
  就好像经过了超多次后期的古代剧海报一样……
  
  仿佛是从每个人幻想之中走出来的集合体……完美的挑不出半分的毛病。
  
  阎赫惊艳的看着她的脸,他也没有想到她此时这般绝美艳烈。
  
  低头,情不自禁的吻着她的唇,突然拦腰打横将她直接抱走,不想让这些人再多看一眼。
  
  他吃醋的模样看得宾客们根本回不过神来,愣愣的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
  
  非颜被抱走了,直接放到了一边的新床上,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阎赫那铺天盖地的吻就吻吻了上来,炽热而急切。
  
  非颜伸手搂着他的脖子,没有反抗,心中早就一片的甜密。
  
  阎赫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颈,勾起她的舌起舞,强势而霸道,让她根本无法反应。
  
  她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恐怖,有一种快要被吃掉的错觉。
  
  火热的气息喷到了脸上,让她莫名的觉得躁热,本不该有温度的她此时却觉得身体一阵火热滚烫,快要被烧伤一样……
  
  换着阎赫她闭起了双眼,对于眼前的男人她是全身心的信任。
  
  大手探入嫁衣,阎赫迫不及待的想要触碰她的时候,这时,敲门门响起,是纳兰齐与轩辕****的怒吼:“阎赫,你他妈给我滚出来敬酒,小爷我俩都快要喝挂了……阎赫,你丫的******在怀了不是现在,出来!”
  
  阎赫的动作一僵,他不舍的起身,看着非颜红通通的小脸,眼底的暗欲根本没法压下。
  
  ****转为了怒火。
  
  “等我,马上就好!”
  
  阎赫大步的走出去,不一会就听着纳兰齐跟轩辕****的惨叫传来:“啊啊啊……”
  
  哼,喝什么喝?
  
  打晕的话简单了事!
  
  至于那些士兵更好打发!
  
  想要跟非颜亲热的执念让阎赫现在整个就好像暴走的机器。
  
  见人就直接弄昏,拖走!
  
  非颜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,她有些好像的眯了双眼。
  
  一个人等着有些无聊,她猛得站了起来,扒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海面与天空,黑漆漆的夜空之中划过淡淡的雷光,好像又是暴风雨要来的前兆。
  
  难怪空气这么闷的!
  
  久久等不到阎赫归来,她走出了婚房去外面透过,强烈的风吹起了她裙摆,在夜空之中就如暗夜精灵一般的美艳动人。
  
  非颜走到了栏杆那里,慢慢的靠着,脸上是甜甜的笑容。
  
  烛龙之毒解了,现在她身体中的烛龙在她死去的时候发挥了效果,现在她像个死人一样活着,虽不知道有什么不好的影响,但是她现在是十分满意的。
  
  可以活着,这就足够了。
  
  非颜靠在那里看着漆黑无关的海面,吹着风,她有些舒适的眯着双眼。
  
  她喜欢夜风,十分的宁静又微凉,可以让她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的事实。
  
  她站在那里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后,阎赫一身酒气的走了过来伸手抱着她,“不是说不准离开我的身边?”
  
  “我才离开不到百米!”非颜轻轻的提醒着。
  
  “百米也不行!”阎赫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,再三叮嘱,“不要离开我的身边,一点也不行,知道吗?”
  
  这次的事情让他好像有了阴影……
  
  非颜微微点头,“好,我发誓……”
  
  轰的一声,天空之中的雷电交叉……
  
  她的脸一瞬间黑了下来。
  
  阎赫的脸更黑了,“你说谎,要被雷劈了!”
  
  非颜黑着脸看着格外不给面子的远处雷云,里面黑紫色的闪电时不时的划过,她冲着那个方向比了一个中指,一本正经的轻咳:“太不给面子了!”
  
  “哼!”
  
  非颜亲吻着他的脸,“夫君,别生气了!”
  
  阎赫的表情一愣,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
  “不是夫君?那是老公?”非颜微微偏头,一脸的无辜。
  
  “再叫一声!”阎赫的表情一瞬间轻柔起来。
  
  “老公?”非颜开口。
  
  “再叫一声!”
  
  “老公!”非颜脆生生的叫着。
  
  阎赫的表情一瞬间温柔如流水,这是非颜从未见过的,她愣愣看着眼前的他的模样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  
  天空之中雷声大作,雷云接近了这边方向,那震耳的雷声将非颜拉回了现实。
  
  她回头,目光看了一眼身后接到近的雷云,“暴风雨来了,我们回去吧!”
  
  “好!”
  
  阎赫伸手,非颜见状刚想到手放上去的时候,突然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,被无形力量扯着朝栏杆外面摔去……
  
  阎赫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,被大力的一起带了出来,他瞪大了双眼,因为明显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正拉扯着非颜。
  
  漆黑的海面出现一个诡异的漩涡,非颜无法反抗的被吸入,而阎赫见状死死的握住她的手,用力的抱紧了她的身体,一起被这诡异的漩涡而吞噬。
  
  暴风雨终于来了,雷电交加的夜晚之中,暂时无人得知阎赫与非颜掉落到了海中……
  
  一个个还开心的喝关酒,脸下都露出十分开心的表情。
  
  却不知道,刚刚诡异的一幕就发生他们的身边。
  
  非颜与阎赫两人完全下落不明……
  
  非颜觉得她此时好像身处白云之间,飘飘荡荡的,根本没有一个受力点。
  
  眼皮有些沉重,她想要睁开双却一直睁不开。
  
  耳边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,好像在说着些什么,可是她却听不清楚……
  
  直到声音慢慢的消失之后,她才睁开了沉重的双眼,目光看着床顶的凌罗帐,她的目光呆滞,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  
  过了很久,她才睁开了双眼。
  
  “夫人,夫人,小姐醒了,小姐醒了!”一个小丫头看到了非颜苏醒的模样,她立马站了起来,走到门边大声的呼喊着,夹带着内力的声音传到了四方。
  
  瞬间,一群人都跑了过来……
  
  非颜坐在床上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,她挑眉,“娘亲,这是干什么?不是说跟父王去北境了吗?”
  
  楚容珍坐了下来,目光之中是担心,她坐到了床边看着非颜的模样,皱眉,“你下落不明就回来了,你这两年来一直在哪里?”
  
  “两年?什么两年?”非颜不解,她微微偏头,好像不太明白娘亲是什么意思。
  
  楚容珍与非墨对视了一眼,非墨站在那里,“你去海之南的时候掉到了海里,这事记得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